摩斯国际官网登录,数十万人围观下,在游戏里死亡上万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|专访逍遥散人
2020-01-08 09:20:48

摩斯国际官网登录,数十万人围观下,在游戏里死亡上万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|专访逍遥散人

摩斯国际官网登录,“我爸单位很多同事的孩子都是我的粉丝,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有点以我为荣的感觉了。”

文 | 木垚 编辑 | 奎因

张骏今年29岁(没走错片场!),是这一季《最强大脑》年龄第二大的选手。

本科就读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,后攻读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硕士研究生以及南开大学mba——这是一份堪称学霸的履历,但在《最强大脑》的选手里算不上特别。然而张骏却成为了节目中关注度最高的选手,在开播当天就上了热搜。

在那之前,很少有人知道张骏是谁,但很多人知道“逍遥散人”。

>超高能游戏玩家

逍遥散人是哔哩哔哩网站(以下称为“b站”)游戏区的up主,在b站和微博上都拥有超过两百万粉丝,“逍遥散人”是张骏的网络昵称,也是他为人熟知的称号。

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地称他为“散人”,连他自己也说,“在节目里听自己真名的感觉好奇怪”。

散人在节目中的出场介绍是“南开大学,百万粉丝游戏up主”,导师席上的鲍橒感到很惊讶,“散人是南开大学的啊”,郭采洁转过头说,“他好像很红的”。

身为60后的节目主持人蒋昌建则对散人的职业充满了好奇,“我这代人的确要费点心思来理解一下游戏up主是什么意思”。散人解释道,“我是做各种各样的超难游戏视频,上传到网上,供大家观看。”

散人的成名作是一款难度高到变态的i wanna系列单机冒险游戏——变态到什么程度——这款游戏让大部分玩家玩到手麻,一般来说不死上几千次是过不了的。

i wanna系列游戏的基础操作其实非常简单,只需要控制方向键和跳跃高度,但却对操作细节要求极高。无处不在的“刺儿阵”让你一不小心就会被不知哪里冒出的刺儿扎到,而看似简单却未知的场景里,也许埋藏着无数让你意想不到的“神坑”机关,总能在你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置你于死地。

20011年,散人在b站上看到了游戏博主max君玩i wanna的解说视频,对这个超难游戏产生了兴趣。“看到是超难游戏,就想去玩一下试试,结果没想到过关了。这么一个游戏突然这么打通,当时就感觉有些空虚。所以后来再玩就想同时录视频记录一下过程,留下回忆,以后想起来还能回来看看。”这是散人录制游戏视频的初衷。

>“散人干不死”

散人录制i wanna系列游戏视频的弹幕里,总有粉丝帮他记录死亡次数,刚开始玩儿的时候平均死亡时间不过几秒,过一关死上几百上千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在上传了第一个视频后,他在视频下面的说明里写道,“也是相当难啊, 表示压力很大,不想再碰它了……”

那时候,视频的点击量并不高,微博评论也是寥寥,大多感叹于他惊人的毅力。

“后来为什么又坚持录下去了呢?”我问他。

“因为有人说想看,我就继续录了。”散人回答。

温柔、有礼貌、宽容谦和是粉丝们提到散人时最常用到的词语。即使变态到如i wanna这样的超难游戏,也从没听到散人在解说时爆过一句粗口。而散人的游戏视频也几乎不留坑,只要选定游戏后他都会把游戏全篇录完。

这个特点在他初期录制i wanna时就已经显现出来,即使播放量不高,他还是为了当时仅有的一些观众坚持录完,前前后后一共录了18集。而这个系列的解说视频后来也成为了散人的成名作,他蓝衣服红披风的卡通形象正是由i wanna游戏里的闯关人物引申而来的。

常看散人直播的观众都知道,每当需要为他加油打气时,弹幕里就会被满满的“散人干不死”刷屏。“当时我上了一门课,老师刚好讲到品牌的东西,他就举了个例子,比如世嘉游戏一打开游戏就有一个声音,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想起它。”于是散人也萌发了为自己的游戏视频做出个“品牌”的想法,“我就想到了‘散人games’,这个音效是跟某一个游戏学的,本来是games,后来就变成‘干不死’了,就是观众弹幕有一个人开始刷,大家也都跟着刷,我也不知道这是谁发明的梗,但从此带动了一波潮流,真的很厉害。”

总死亡次数超过10000次

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散人在b站上传的i wanna系列视频,时长加起来有将近4000分钟,这还是经过剪辑的时间。对于一个玩这种超难游戏能玩这么久的人来说,为他喊上一句“散人干不死”真的再合适不过了。

>喜欢昵称“散老师”

在《最强大脑》节目中登场时,他被称为“打不倒的逍遥散人”。

起初接到节目组的邀请,散人并没太在意,“当时收到一个节目组选角导演的私信,因为经常接到这类邀请,也就没太当回事儿。但我之前看过《最强大脑》,就想看看他们的试题是什么样的。然后就跟导演约了线下见面,初试答题有个卷子,有点类似于智商测试,当时就跟考试似的,还计时,气氛很严肃。”

顺利通过初试后,散人依然很忐忑,甚至在复试比赛之前,他都没考虑好要是真的通过了到底要不要去参加节目。直到复试的一个比赛项目得了第一,这给散人增添了不少信心,“我突然就想,诶我去《最强大脑》可能还可以,不然的话我肯定不敢来,那都什么水平的选手啊……”

一共有100人通过节目海选,散人的初始排名是40名,这个排名比他预想地要高一些。在第一个挑战项目“数字迷盘”项目结束,散人以33.60秒的时间第35名晋级,比之前的名次还提前了5名。

赛后采访时,他双手竖起大拇指,微笑着对镜头讲道,“我能晋级是板上钉钉”,看起来自信十足。连郭采洁都说,“他看起来像那种自信爆棚的”。

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这并不太像他的风格。“我开始说,我就来体验一下,能过第一轮就不错了,但导演说要朝气蓬勃一点。我一想,毕竟人家是一个青春洋溢的节目,我是岁数第二大的选手了”,散人以一幅被冤枉了的口气开着玩笑讲道,“于是我就想出来一个‘板上钉钉’,他们一听也都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。”

由于策略上的失误,散人遗憾止步于第二个项目“珍稀足迹”。离开时他很坦然地说,“关注我的朋友也知道我大体实力是什么样的,我感觉没有丢太大风范。而且台下有很多看我视频的粉丝,他们都晋级了,我非常开心。”

镜头特写到他在留言墙上写下的告别语,是一句最简单不过的“天天开心”。

也许因为经常一起乘坐大巴去录制,散人把这次参加节目的历程比喻为一次春游,“大家在一起特别开心,比赛时互相帮助。”他说最喜欢别人称他为散老师,“现在我和粉丝的相处模式像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,就比方说我哪个粉丝特别优秀,我也会觉得特别有面子,就跟老师一样,老师不也常常以自己学生为荣嘛。”

南都周刊×逍遥散人

以下是我们跟散人的对话实录:

小南: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游戏感兴趣的呢?早期玩过哪些印象比较深的游戏?

散人: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家里买了个红白机,玩fc游戏,什么超级玛丽魂斗罗那种。但因为父母都是老师,管得很严,所以玩儿的时间不多。我其实对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印象,都是我爸妈说的,说当时我也跟着一起玩。到后来我爸打不过我了,就成我自己玩了。

大学的时候我带着我们班里的同学玩,玩过三国杀,植物大战僵尸,经常是我先发现一个什么游戏带着大家玩儿,他们开始玩儿的时候我就不玩了,再开始发掘新的游戏。

我玩游戏有种奇怪的念头,就是我总是爱玩那种特别难的,所以dota里我就喜欢玩卡尔,操作比较复杂的,其实都差不多,就是一种心态。

小南:开始做游戏视频是在2011年9月吗?

散人:开始是想纪念一下,给自己看看,玩的时候录制了i wanna be the rockman,里面有很多同学之间的梗。后来玩了i wanna be the magnanimity,是在这个游戏的贴吧吧主优瓦夏的精品贴里找到的。当时也不会剪辑,那个视频没有怎么剪,一次又一次地死,也不怎么说话,好像也就2000点击。

后来有一次,有一个爬墙的地方不会技巧,怎么都跳不过去,我就在贴吧发帖求助,优瓦夏就给我回帖教学,我们俩就这样就认识了。他说你把你的视频都整合到贴吧中,一起发个帖子,我说好,我就发了一个帖子,优瓦夏就顶帖回复说,本吧也有像样的实况了,很有意思,当然支持。

小南:我看到你在i wanna be the magnanimity系列的第18集视频下面写着,“心浮气躁的时候,我就回来看看,挺好”。

散人:那个是很多观众对我熟知的第一个视频,也是我第一个系列的完结作,为了纪念艰苦的过程,自己做得比较用心。当时剪这个视频花了一整天,把之前各种印象深刻的人死亡点都回忆了一下。一直追我视频的观众也不多,希望让他们可以只看这一个视频就能了解我通关的全过程,感受到这段艰难的征程。当时视频发布的时候正巧赶上过年,看的人比较多,点击量很高,后来就被大家熟知了。紧接着我就开始录了新的iw系列作品,点击也从几千涨到几万,当时b站用户也没有这么多,点击18w已经很了不起了,我还记得当时的硬币数是1084,现在都是好几万,不能同日而语。

小南:今年是你做游戏视频的第9年,刚开始的时候父母理解你吗?有没有觉得你“玩物丧志”?

散人:刚开始爸爸很反对,当时那个第18集的视频火了以后,不知道谁发给我爸看了,他特意打电话过来说,我是送你出去读书的,不是玩游戏的。其实我更新作品比较多确实是在美国的时候,回来以后没有那么方便了,最长的三个月才放了一个视频。

有一次他们称为“直播事故”,现在还经常有人翻出来看,就是我之前在直播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的时候,正在模仿女声配音,突然我爸进来了,问我在干嘛,我说在直播,他就出去了。当然现在他们已经很支持了,尤其有时候我直播结束得早,他们在楼下还没睡,也会一起看我直播,还会在结束后问我,今天人气怎么样啊。而且我爸单位很多同事的孩子都是我的粉丝,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有点以我为荣的感觉了。

小南:除了i wanna系列,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也是你的代表作之一,非常受欢迎,当时是什么契机开始玩这部作品的?

散人:这个游戏完全在我意料之外。我之前玩过一个游戏叫《潜伏之赤途》,是一款文字推理谍战游戏,所以就对这个游戏平台有印象。当时直播没得玩儿,就有人推荐了这个游戏,在排行榜里很靠前,但我不知道是什么,就想试着玩下。所以一上来我也不是太认真,本来是吐槽向的,还说这个游戏我绝对不存档,死了我就不玩儿了。

有人觉得这类游戏就是玛丽苏,没什么营养,我也确实玩过一些,人物都很漂亮,一堆人追,家产不知道几个0,特别没意思。但是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就很有意思,我最开始觉得特别好玩儿就是微博的设置,比如人物互相在微博里撕逼,结果我去微博一搜还真有,就觉得太好玩儿了。

小南: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是个女性向游戏,因为这个游戏可能一下增加了很多女粉丝。不是有句著名的“b站粉丝千千万,散人女粉占一半”,现在的粉丝性别比例是什么样的?

散人:现在b站是男粉55%女粉45%。 大家觉得女性粉丝多可能因为她们比较喜欢互动,比如发弹幕或者微博评论,当然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也引流了一部分粉丝到b站。

小南:回看自己的视频时有哪些印象比较深的弹幕?

散人:拿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来举例吧,印象最深的就是每次和段承轩(里面的男主之一)有感情进展以后,弹幕就会变成粉红色的,还有就是《遇龙》里的漫天流萤吧,一片黄色绿色的,很漂亮。

小南:自己做视频以来立过的最大的flag是什么?

散人:那应该就是直播《逆袭之星途闪耀》的时候说的“不存档,死换游”吧。(难道“我再也不大喊大叫了”不能并列一下吗?)

小南:今年立了什么flag吗?

散人:因为我的初衷是想分享冷门游戏,去年9月也跟b站签约了,今年还是希望能出个代表作吧,不然对不起自己200多万的粉丝。

小南:游戏教会自己最多的是什么?

散人:因为我玩的基本上都是高难度游戏,当你攻克它的一瞬间会有很高的成就感。但游戏教会我最多的是什么呢,我觉得还是怎样与世界相处吧,因为每个游戏都有自己不同的世界观,但总体都是角色在这个世界里如何生存活动,很有意思。

小南:成名后对你的现实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吗?现在出门会带口罩吗?

散人:我一般还是很少带口罩,除非去漫展那种二次元圣地。这次回上海的高铁也有人认出我来了,只不过群体从年轻人发展成了大爷、大叔。他们上来就会问,诶你是《最强大脑》的那个选手吧。现在也会更注意自己的形象,毕竟有时候会被人认出来,我自己看原来的那个工科男形象,也是很糟糕了。我记得最开始爆照的时候,他们都说,丑取关了。我就不怎么爆照了。现在也不多,我一般都是会拍手。

颜值超高的纤纤玉手

小南:如果让你说,你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?

散人:优点是乐观,缺点……(思考良久)干嘛非让我说缺点呢哎呀你真是的……(又思考了一下)就是有时候会有点不耐烦吧,或者会想太多。

小南:最近在练签名吗?

散人:现在正在练呢。

小南:为什么这次下定决心练签名了呢?之前漫展上不都是这么签的吗?

散人:原来那都是私下的,小范围的。现在《最强大脑》播出了以后,一下公开了,全国人民都看到了,太丢人了,所以还是得练练。(2333333)

如果你也是刺儿(散人的粉丝),请在微信评论区留下各种专属接头暗号吧~我先来,蛋成仙儿~

来源|南都周刊

end

欢迎朋友圈,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:newmedia@nbweekly.com。如果想找到小南,可以在后台回复「小南」试试看哦~

关键字: